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摄政医妃倾天下 > 第177章 烫手山芋
    “哼”,杨端阴阳怪气地冷笑了一声“靖王妃是宫将军的亲妹子,你们兄妹情深我们外人也是艳羡非常,可是公然护短就是宫将军不是了。临时任命参将的是也做得出来,可真是大将之风。”

    他公鸭嗓把话说得刺耳,宫承允一侧的陈和先皱起了眉头。

    “杨公公贵人多忘事,我们宫虞兮参将两个月前刚优化完武器把贵国打得溃不成军,如今竟忘了仇人是谁,说出去,也不怕鞣然百姓笑话。”

    陈和也是个急脾气,优化武器一事后对虞兮更是崇拜不已,别人说他陈和兴许还不至于如此气愤,说靖王妃,绝不可以。

    一番话说的凤国将士闻言哈哈大笑。

    “不知道是我们宫参将靖王妃打的,难不成是自相残杀么。哈哈哈”

    有人趁乱起哄,朗声道。

    “话不能这么说,毕竟鞣然也没有我们靖王妃这样智勇双全的女子,杨公公不敢相信也是情理之中。”

    又一个声音道。

    “诶,陈副将,张侍郎,你怎么能直接称呼杨公公呢,杨公公在鞣然备受尊重,连太子都叫一声‘杨大人’的。”

    刘锦坐在宫承允的另一侧,摇着一把羽扇慢悠悠补了一刀。

    虞兮手里正端着酒杯,乐得低咳一声,差点呛着。

    杨端最恨别人叫他公公,在鞣然这是一大忌讳。凤国臣民为了恶心他,故意这么称呼,而刘锦更是促狭,偏偏要当着众人面指出来。

    陈和也是个机灵的,忙接口道“恕我不知道鞣然的规矩,不知道贵国要称宦官公公的。我们凤国,太监和宫女一样,都是端茶倒水伺候人的。没有身居高位代表国家做使节的。”

    “诶,此言差矣,各国有各国的文化。凤国讲究任人唯亲,我鞣然讲究任贤举能,宦官也是人,有才华就值得重用。”

    屈槐序没等杨端发作,一句话凉凉地递过来,既打了圆场,又暗讽了凤国政治。

    “任人唯亲也不尽然,难不成屈太子忘了当年率兵攻打鞣然的代理大将军正是舍妹的生母楚清辞么?楚清辞是鞣然人,在我凤国依然能受重用,这也是我泱泱大国的容人之量。”

    宫承允一句话怼回去,语气表情都没有波澜,气势上却不怒自威。

    虞兮眼里,哥哥宫承允是个话少的钢铁直男,虞兮从未见过他跟人耍嘴皮子的一面,今天算是超常发挥了。

    他和身侧的陈和刘锦简直是怼人小组,虞兮一看根本不用自己出马,忍不住酒杯掩着唇露出了笑靥。

    臣子们更是纷纷附和,一时间屈槐序等人很是下不来台。

    倒是斐孤辰,一直淡淡的全然不往脸上去,好似别人羞辱的不是他的国。

    “屈太子是客人,宫将军不得无礼。”

    凤怀瑾扫了自己的皇叔皇婶一眼,看他们丝毫没有出言制止这场口舌之争的意思,只好亲自出马,拦了宫承允一句。

    “末将唐突。”宫承允知道凤怀瑾不是真要责备,就势起身对凤怀瑾行礼道,又泰然落座,不再言语。

    凤怀瑾已经初见少年天子的威仪姿态,他在虞兮的调理下也结实壮硕了许多,公众场合说起话来不紧不慢,掷地有声。

    “朕自幼由皇叔带大,王妃对朕也是视若己出,莫说王妃还是我军中参将,哪怕只是摄政王妃,在朕眼中也是太后一样的尊贵,问一句朝政也是无妨的。”

    “既然摄政王妃想知道,就请屈太子给王妃答疑解惑。毕竟我凤国死伤无数,千辛万苦才勉强赢了贵国,这么不清不楚放了战俘,朕的臣民也不会答应。”

    正殿一时间安静得出奇,凤怀瑾的话字字珠玑,一个个字砸在汉白玉地面上,让原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屈槐序等人也瞬间明白了这个少年天子不容小觑。

    “外臣原本也是要详细同陛下和王爷王妃禀报的。”大鸿胪甄子安骑虎难下,只得说道。

    “三座城池分别是褚杨,犇城和宿州。牛是周岁以上的耕牛,羊是三个月以上的成羊,田在牧城边上,同贵国的宁城交界,我国土壤不似贵国肥沃,但牧城本就在两国交界处,方便贵国管辖耕种,也是极好的。”

    褚杨城、犇城和宿州应该是鞣然最穷的三个地方了,虞兮听别人说过最贴切的一句话就是褚杨城的蟑螂都比别处瘦一些,因为营养跟不上。

    这三座城给了凤国当然是好事,可扶贫助农就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想真正靠这三座城为凤国的经济政治添砖加瓦,十年内几乎是不可能。

    虞兮、凤逸阳和凤怀瑾三人互相对了个眼色,凤怀瑾道“皇婶听着如何?”把话语权抛给了虞兮。

    虞兮也不含糊,直接道“我是个妇道人家,见识浅薄,心里没有雄才大略。只看得到眼前十年内这三座城不仅不会对我凤国有任何好处,还会拖累国库,我私心里是不愿意的。”

    凤逸阳暗笑,说的都是他和凤怀瑾想说的话,不过自谦是妇道人家见识浅薄也未免有些过了。全天下谁不知道她宫虞兮的锋芒。

    “靖王妃多虑了,这三座城虽贫穷,却是我鞣然近几年重点扶持之地,相信用不了五年,定会繁荣昌盛。”甄子安忙道。

    “哦,那我听听鞣然做了什么扶持这三座城池呢。”虞兮问。

    甄子安一时间有些接不上话。

    “我国每年开春会从国库里拨出一万两黄金补贴这三地的生产,已持续近十年。”屈槐序道。

    那就更是个烫手山芋了,接手过来每年搭一万两进去,这点牛羊田地都不够赔的。对凤国唯一的好处只是国土面积增加了一些罢了。

    “那这三座城池划入我凤国领土后,贵国是否能继续补贴呢?”虞兮问。

    “这……以后这三座城池和子民都是贵国所有,自然不需要我鞣然补贴了。”甄子安面有难色,道。

    “哦,这样啊。大家先吃饭喝酒,贵国给的条件容我们三个商量一下,日后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