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异世人生:精灵弓手 > 第四三七章 扰乱平衡
    亚当和西米尔两人的职责并不是成为两个阵营的王,来统领三个种族的分裂对立,而是作为一种制约的力量,保证内部分化的自然,保持双方实力的动态平衡。

    他们两人自然也有明面上的身份,西米尔作为真神圣殿的主导者在人族领地活动,而亚当则是留在了巴别塔,又暗中推举了两位精灵族的新长老,引走了精灵族的族长。

    亚当的行为其实有些逾矩了,只是还不等西米尔采取更有效的制约措施,翡瑟斯森林的突然封闭就让两人的计划——看似是——同时搁浅了。

    族长虽然暂离,但她的两个儿子恩古斯和米迪尔还在,其他个人或者势力也很难对这两位实力强横的大祭司施加影响,而那两位新长老就更不可能了。

    最终,西米尔也只是让年年开启了翡瑟斯森林里的祭坛,等待精灵族的自由选择。

    只要恩古斯和米迪尔没有把年年这个变异精灵扔出去,西米尔就十分满意了。

    相比之下,西米尔两人在矮人王国内的“政绩”就突出得多了。

    资源枯竭是个定数,他们两人只要给矮人王室两个以上的解决方案就可以了,余下的工作会由王室成员之间的争权夺利和新仇旧恨来完成,这过程中自然也少不了阶层斗争的血泪,进一步保障矛盾的不可调和。

    年年知道西米尔不会插手到具体的某个人言行这种程度上,阿尔伯特也知道,所以弗恩的死活并不是足以影响阵营大局的?因素。

    好在年年并不是凶残的杀人狂,所以她只是灵活地绕开反应不及的小矮人弗恩,站在门外吹了声口哨。

    祁有枫回应了一声,对愠怒的弗恩视而不见,迈着长腿轻轻撞开他的胳膊,与年年一同向城外走去。

    阿尔伯特站在弗恩面前,仰着头道了声抱歉,弗恩刚伸手想去抓他,阿尔伯特就猫着腰从他手臂下钻过,小跑着追上了年年两人。

    弗恩的坐骑巨蜥烦躁地抓着地面,看看弗恩,又看看那三人的背影,低低地嘶鸣着。

    弗恩快步走到巨蜥身边,翻身而上,神情变了又变,最终长叹一声“走,追上他们!”

    弗恩对年年和祁有枫真的没有恶意,他真的只是想找两人友好地聊聊天,表示一下赠药的谢意。

    听那贫民窟的小女孩讲,这两人刚从翡瑟斯森林出来,很有些家底,见过新城主后不仅毫发无伤,也不见被盘剥的怒色,可能是达成了什么合作,而与这两人同行的那位男子又似乎与厄舍城的什么人有关联。

    难道说,那华夏人误会了自己,以为自己在煽动矮人族入侵东方?还是说,他已经被新城主彻底收买了?

    一念及此,弗恩也不再犹豫,催动巨蜥加快步伐,几个呼吸后便挡在了年年三人身前。

    “弗恩镇长,您还有事?”年年问道。

    “还没多谢两位赠予的伤药,实在不好意思就这样让两位贵客匆匆忙忙离开。”

    弗恩礼貌地回道,对年年敢于抢先开口的行为有些不解。

    这明显是位混血精灵,是在三族中都上不得台面的劣等血统,他先前的客气已经是礼遇了,她怎么能这么放肆。

    “一些用不到的东西而已,随手处理掉罢了,弗恩镇长不必客气。”年年摆摆手,满不在乎地道。

    弗恩的笑容有些尴尬,看看一直稳稳站在年年身后的祁有枫,又看看那个幼年同族脸上对年年的信任,不免在心里嘀咕了声不知者无罪。

    一个外乡人,一个小孩子,确实不太懂得盖亚大陆的尊卑礼仪。

    看着弗恩变化莫测的表情,年年翻了个白眼,只觉得自己这身新皮简直太麻烦了。

    “走吧。”

    她扭头看向祁有枫,祁有枫拉起她,另一只手拽着阿尔伯特的衣领,转身离开,从头到尾都没有与弗恩交流过哪怕一个眼神。

    “两位,暂且留步。”

    弗恩拍拍巨蜥的头,又跳到三人面前,再次被忽略的阿尔伯特终于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我此前对斯坦因居民所说的话虽然属实,但有些内容并不适合在此时公开,也还请两位不要轻信新镇长的花言巧语,他其实是矮人王指派来的,并不与我们斯坦因站在一起。”

    “你早把话说得这么干脆,就不用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年年笑笑,诚意十足地摇着头“抱歉,嘴巴长在我身上,我愿意讲什么就讲什么,耳朵长在我身上,我想听谁说话就听谁说话。”

    “还有,腿长在我们身上,我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麻烦你不要再挡我们的路了。”祁有枫冷淡地接上。

    “那就不要怪我用些特别手段留下几位做客了。”弗恩的语气越来越危险,扫过面前三人,慎重却也有些轻蔑。

    约莫三岁孩童模样的阿尔伯特老成地叹了口气,走到路边坐好,双手抱胸,安静当观众。

    这种时候弗恩反倒是能看见他了,他却不太想被弗恩看见。

    年年的视线落在巨蜥身上,左看看,右看看,扭头对祁有枫笑道

    “看起来好像没有厄舍城角斗场里的大青山厉害,我们打得过吗?”

    “这要是都打不过,恩古斯大祭司会不会把你逐出师门?”祁有枫挑眉。

    “他又不算是我师父。”年年撇嘴。

    “但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他的弟子,深受厚爱的那种。”

    祁有枫调笑道,看了看弗恩镇长,发现这人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反应,不由叹气。

    “孤陋寡闻。”年年也怜悯地叹道。

    说话间,两人一人持弓、一人握刀,弓弦轻响,两道寒芒闪过,巨蜥一声凄厉的悲吼,两只眼睛已经变成了两个血洞,须臾间萎顿在地,声息全无。

    祁有枫一步跃起,右手的「晴空」滑出刀鞘,手腕一翻,厚重的刀背斩落,骨骼脆响,弗恩的一侧肩膀已经脱臼,徒然地落在身侧晃动。

    祁有枫撤步回身,收刀入鞘,依然站在年年身后半步,浅笑着对弗恩点点头。

    “走吧,不好玩。”年年兴致缺缺地转身,招手叫阿尔伯特过来。

    这家伙太弱了,两三下就能解决的对手根本没有打架的趣味。

    “嗯,我们走。”阿尔伯特小步跑过来,殷勤地拉住了年年的胳膊。

    刚才那一眨眼的瞬间,他根本就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那巨蜥和矮人骑士就双双废掉了。

    在这个世界里,年年的实力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加上看不透的行事动机,对平衡的破坏力似乎也要大一些。

    “小短腿自重。”年年毫不客气地拎着他的后衣领,把他又扔给了祁有枫。

    祁有枫抬手抓住飞来的消息,顺手把阿尔伯特甩到背上,低头看了看

    “崔斯坦表示还愿意当我们的向导,只是想再次确认一下我们想去哪里。”

    “这家伙躲在附近?”年年了然,左右看了看。

    “应该是,”祁有枫顺着白光飞来的方向望去,却只看到一排排规整的房屋,“所以,我们去哪儿?”

    “嗯矮人族出了这么大的事,当然要多待些日子看热闹了。”

    年年摸着下巴,沉吟片刻。

    “要看热闹,自然要去人多的地方了,我们去王都!”

    “顺便看看沿途还有些什么大城市,我们还能替这位弗恩镇长扬扬名,把他那慷慨激昂的演讲宣传出去嘛~”

    年年扭头看看仿佛被揍成了哑巴的弗恩,笑眯眯地道。

    “斯坦因这么个偏僻的边境小镇,这么点人口,哪里装得下弗恩镇长那么伟大的志向呢?”

    弗恩顿时面如土色,艰难地滑下巨蜥的脊背,扶着死去的巨蜥半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那一心谋求向东稳定发展的王子殿下,可还没打算这么快就直面矮人王的怒火,难道说眼前这一男一女,其实是矮人王派来的密探?

    不行!他要尽快赶去王都!

    他要马上告知王子殿下计划有变,要立刻准备联合势力,尽最大可能拉拢民众,以对抗那些好大喜功的主战派。

    弗恩抹去额头的汗水,暗自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说是自己为了夺取斯坦因的控制权才冲动泄露了机密,而是、而是

    对,是那个新上任的毛头小子说漏了嘴!是那两个密探太狡猾!

    弗恩下意识地翻上巨蜥,拉了拉缰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坐骑已经死了,呆楞了几秒,又意识到自己的一侧肩膀已经脱臼,终于怨恨地大骂起来。

    而在这一迭声的愤怒咒骂声中,年年三人早已不见踪影。

    而当他趔趄着向斯坦因城外奔去时,年年站在某处屋顶上,注视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悄悄地勾起了嘴角。

    从屋顶上跳下,落在小巷的尽头,年年看到了那个唯唯诺诺的矮人,和善地问道

    “崔斯坦?”

    “是,是我。”崔斯坦看看钳住他肩膀的祁有枫,又看看样貌诡异的年年,吞了下口水。

    “辛苦你一趟,帮我送点伤药再送个代步工具给刚才那个矮人。”

    年年边说,边大方地递给他两块拳头大小的紫金矿石——当然是祁有枫那样的拳头,不是矮人们的拳头。

    “刚才那个?”崔斯坦不解,但也不敢多问,更不想多问,连连点头,“没问题,我这就去,保证只字不提您的名字。”

    “恩,懂事,该表扬一下。”

    年年像是变戏法一样,从手指间叮叮当当漏出一串紫金币,敲在崔斯坦手心那块矿石上,被他手忙脚乱地抓在手里。

    “矮人族的金矿快要枯竭了,省着点花,可千万别向我学习。”年年好心地提醒他,短弓在手里转了转。

    “放心,您在这里稍等,我很快就回来。”崔斯坦很识趣,也很激动地答道。

    “恩,拜拜~”

    “哎等等,顺便无意中提一句,让他多留心沿途的流言,或许不一定会出现他的名字。”

    “是。”

    年年目送崔斯坦离开,转过身,看到了一张写满不解的小脸。

    “你要做什么?”阿尔伯特盯着她脸部表情的每一丝变化,试图挖掘出些蛛丝马迹。

    “不小心弄死他的坐骑,总要补偿一下呗。”

    年年一副理所当然沉痛欲绝的歉意,看在任何人眼里都只剩下两个字虚伪。

    “好了,别管那些不相干的闲事了,我们在这里干等着也没意思,你不是有正事找我吗?”

    阿尔伯特立时就被转移了注意力,乖巧地坐在地上,重复了那个还没有得到回答的问题

    “能不能请你详细描述一下人工拓展神经系统前后的感知差异,尤其是主观体验?”

    年年也端正了神色,窝在祁有枫怀里,认真地道

    “你所说的主观体验可能也不太准确,我这种特殊的落差感并不具有普适的代表性,因为我在接受改造手术之前就已经感官失衡了很多年”

    亚历山大那套严谨的汇报辞令还真的是挺有用的,等她把这个问题慢条斯理地回答完,估计崔斯坦也就回来了,而她也就能一步步追着弗恩的脚步前往王都了。

    从弗恩的要求和反应来看,矮人族里的两方势力——至少其中一方——根本就没有做好分庭抗礼的准备,可能还打算厚积薄发,慢慢谋划,逐步收拢人心分割势力。

    啧啧,平衡什么的多没意思,慢慢来更是无趣,既然要世界大乱,那就是要让一方措手不及才精彩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