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在两个世界当渣女 > 第九章 苦瓜汤
    书房里面,落荒而逃的诸葛漾出了落梅院才呼出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虚。

    秦一冷不丁开口“主子,你在想什么呢?你手里的茶都举了半天了。”

    诸葛漾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端起来的茶杯就停留在嘴边,不知道顿在哪里多久了。

    秦一觉得主子怪怪的,不只是今天怪怪的,自从诸葛漾把房宜蕊带回府上了,就一直怪怪的。

    他开始以为自家主子是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姑娘。

    但是他看着诸葛漾,这也不像是喜欢房宜蕊的样子啊!

    但是你说他不喜欢吧,府上就房宜蕊这么一个姑娘,而且两个人非亲非故,主子就把人家带回来了还好吃好穿的供着。

    秦一觉得自己脑容量不够用。

    “秦一,安排一下,我明天去一趟宝灵寺!”诸葛漾突然出声打断了秦一的思考。

    “主子,去宝灵寺干什么?”主子每半年都会去一趟宝灵寺,但是今年上半年不是已经去过了吗?

    诸葛漾放下茶杯,目光扫向秦一“我怎么觉得你这段时间过于活泼?是不是太悠闲了?我觉得玄一会很想你的。”

    一针见血,刀刀致命。秦一下意识就颤抖了一下。

    玄一在暗,他在明。玄一负责清风楼,他就跟在主子身边。

    之前他就是和玄一比赛的时候耍了一个小机灵,赢得了跟在主子身边的机会。主子不是也说了嘛,兵不厌诈。

    但是玄一一直记恨他至今,不知道一个大老爷们儿心眼怎么这么小,一点儿也没有一笑泯恩仇的气概。

    他每次去玄一那里都被他追着打,势必要分出个胜负。但是他要赢了,那个家伙就会更加疯狂,他要是输了,就会被玄一玩死。

    每次碰见玄一,都是一场噩梦。

    秦一立马梗着脖子说“主子,都是错觉,我马上就去安排!”说完直接用了轻功飞走。

    诸葛漾冷笑一声,真是胆小,这落荒而逃的姿势真丢人。全然忘记自己从落梅院溜走的姿势不必秦一好多少。

    方先生讲的细致,房宜蕊已经能够读懂很简单的文章了,但是写毛笔字还是歪歪扭扭。

    房宜蕊废了好大力气才抄写完一首诗,别人用了一张宣纸就绰绰有余,她愣是用了两张。个个字大如斗。

    写习惯了硬笔字,根本不习惯毛笔那软趴趴的感觉。想一想王羲之先生还能入木三分,她不得不说一句古人真厉害。

    方先生拿着房宜蕊新鲜出炉的作品看了半天,眉头皱的都可以夹死一只蚊子了。不停地摸着嘴巴下面的胡子,哆哆嗦嗦才想出一句评语“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是学习态度不错,且你的书法呃颇有几分童趣。”

    房宜蕊无语,你就直接说是连刚刚启蒙的小孩子都不如就好了嘛,难为方先生还想挽留她的自尊。

    她恭敬地给方先生鞠了一躬,这位屈才来教她真是辛苦了。

    方先生走之后秦二偷偷地去看了一眼房宜蕊写的字。虽然他自己文学这方面也是胸无大志,只要自己认字就行。但是他还是见过诸葛漾的书法的。

    此时此刻,两相对比,他看着那鸡爪子一样的字,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房小姐还挺自信的,就是打脸来的有些快。

    “好笑吗?”

    “好笑,你看这个”秦二下意识的回答,转过头就看见站在他后面阴测测看着他的房宜蕊。

    槽糕,刚刚过于开心都不曾察觉后面来人了。看着房宜蕊似笑非笑的脸,他感觉有有些危险,手里面的宣纸是放下呢还是放下呢?

    莫名觉得脚有些痛。

    “房小姐,是秦一要我这么做的!”病急乱投医,秦一已经被房小姐报复过一次了,再帮他一次也就对称了。

    好事成双嘛!

    “是吗?我可没看见秦一过来过!”

    “他武功这么高,要是被你看见就不用再府上呆了,是他要我看你写的什么的。”看到手里拿的纸条,他急忙说“他还要我把纸条带给他!”

    秦二睁大自己的眼睛,盯着房宜蕊,表示自己说的都是真的。脸上就差贴个相信我了!

    房宜蕊若有所思,秦一过来肯定是听了诸葛漾的命令,想到笑眉说的诸葛漾在观察自己的事情,房宜蕊恍然大悟。

    旁边书房的诸葛漾突然眼皮跳了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额谁又想去皇帝哪里参他一本了吗?

    那帮老古板果然事儿多!

    书房的门突然被敲响,没人来通报一声。诸葛漾这才想起来“门童”跑路了。

    “进~”府中除了他就是房宜蕊了,不用猜,过来敲门的肯定是她。就是不知道她过来干嘛!记得昨天她被气的蔫了的样子,还以为她会记仇不再过来了呢!

    房宜蕊提着一个红木食盒走了进来,脸上还挂着特别贤妻良目的温婉笑容,就是看起来有点儿假。

    “这是?”

    “这是我特意做的清热去火的汤!”房宜蕊一边把汤盛一小碗出来,一边温柔的解释“多谢将军的救命之恩还有收留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如今天气炎热,我特意煮的清热去火的汤,将军应该不会嫌弃吧!”

    房宜蕊目光真诚满含期待的看着诸葛漾,眼睛里面水汪汪的,似乎诸葛漾不答应,她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她心里面已经笑开了花,这个苦瓜汤她没有焯水,味道格外的苦涩,想来也确实能够清热去火。

    这可是她在古代做的第一顿饭,这位诸葛将军可要好好享用。

    她进来之前特意把口脂擦掉了,还特意迎着风吹了一会,马上就眼泪汪汪的,配上她今天素净一些的裙子,多么适合演这种单纯无害白莲花的戏份啊!

    诸葛漾看着汤盅里面绿油油的大块大块的苦瓜,就知道这个女人玩什么好戏了,这位房小姐,倒是胆子大的很。

    看来他也不需要再去验证什么了,毕竟正常的小孤女,胆子可没有这么大不是吗?

    将碗中的汤一饮而尽,对着房宜蕊的方向,他还伸出舌头舔掉嘴上的汤汁。

    那样子,勾人的厉害,房宜蕊觉得诸葛漾上辈子就是个男狐狸精吧!她居然可耻的后悔了,美男就应该和琼浆玉液,那么苦的东西不太适合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