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冷宫贵妃太轻狂 > 286 嚣张跋扈
    安碧云早在一旁听着全当是个笑话,如今对方得寸进尺,自己的婢女有难自己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了。

    况且有件事情她早就注意到了,方才又趁乱确认了一下,自己确实没有看错。

    “你!你是谁!怎么动我的裙?”她的话还没说完,脸色就唰的白了。

    从被安碧云拉开的裙摆里可以看到,一串咬了一半的糖葫芦正牢牢地粘在她的裙子上,只是因为这身衣服太过于繁琐,正好藏在了裙子的褶皱里,这才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女人发现。

    林风倒也聪明,赶紧跑上去指着她的裙子,眨了眨眼睛故作天真道“这不是我吃了一半的糖葫芦吗,怎么会在姐姐的裙子上呢?啊!一定是姐姐撞上来的时候不小心粘上去的吧!”

    “你这孩子不要胡说,我什么时候撞你了?”女人心下着急,就想把糖葫芦从裙子上扯下来,却怎么都不得要领,已经干了的糖稀紧紧地黏着她的裙摆,怎么甩都甩不掉,“哥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撞他!”

    还不死心呀。

    安碧云又朝熙春使了个眼神,只见她上前两步分析道“看糖葫芦黏住的位置,很明显就只有撞上林风,才有可能黏上去,郡主,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抵赖的?”

    “你!”女人气到张嘴都说不出话来,这次确实是她理亏,只得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威胁道,“熙春是吗,竟然敢和本郡主作对,我可记住你了!”

    熙春还没说话,倒是凌盛“哗”的一声打开了手上的折扇,挡住了女人如狼似虎的目光,只见他微微一笑,伸手就将挺着肚子的安碧云拉到自己的身后护住“这位姑娘可是位不得了的任务,我劝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脑筋。”

    “什么?”“你是什么人,敢这样和我说话?”

    他这一句话换来了好几句疑问,当然也包括被他挡在身后的熙春和杏月。

    凌锋看着这场面有些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连忙朝着杏月使了个眼色小声道“只是敷衍她的,这丫头还记仇的很,宫里头的人都不敢得罪他,若不此时断了她的念头,怕是你以后的日子都不好过了。”

    杏月的眼神里还有几分怀疑,但见对方说得诚恳,又看了眼安碧云的神色,便也点了点头缩到后头不再出生反对了。

    熙春见状,看向女人的眼神也更加的坚定有底气“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凌锋哥哥,你怎么可以娶这样一个,来历不明身份低微的女子?”女人的脸色苍白着,虽然她心里喜欢的是凌锋没错,可燕桦已被流放,永无继位的可能,按家里长辈的意思,是要将自己嫁给凌锋母仪天下的。

    而对方却在自己面前说,要娶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

    “为什么不可以?你自诩出身高贵,但你与她不过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又有什么不同呢?”凌盛冷笑一声,直接嘲讽道,“那你呢?出了出生你还有什么?”

    “我怎么会配不上他?我是郡主!我是注定要做皇后的女人!”女人一时气极,忍不住将心里的想法一股脑地全吐了出来。

    这下一整层的客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皇宫境内还有这样的秘辛,如今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怕是不出两日就要在整个京城传遍了。

    凌盛的眉毛一皱,朝着女人怒斥道“胡说什么?我大周的皇位,还有本王要娶谁,都轮不到你来做主!”

    安碧云早就混乱溜了回来,她看了眼熙春又看了看凌锋,最后还是非常自觉地重新跑到凌锋身后站定,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凌盛毫不意外的样子,他微笑着弯下身子,温柔地拉住她的手。

    女人正委屈着,一转头就看到旁边的凌盛神色温柔,正和旁边的女人眼神交流着,她从未见过对方有这样的眼神,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有什么妖法,能让凌盛如此捧着宝贝,还一直抱在怀里。

    安碧云感受她的眼神,故意在凌锋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站着,一双凤眼眼冷冷地就看了回去。

    “凌锋哥哥…”她轻轻呢喃了一声,凌锋却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和杏月对视着,嘴角的弧度也加深了。

    这一幕好像刺痛了女人的眼睛,她低下头紧紧捏住拳头,最后还是一跺脚就想从往外头跑去。

    安碧云扯住凌盛的袖子扯了扯,示意对方赶紧将她拦住,事情还没有说清楚,她想往哪跑。

    凌锋不过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成功的让对方的脚步停在了楼梯前。

    只听他淡然道“等等。你撞了人,就打算这样走了吗?”

    “不然呢?”女人回过头,语气里充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如今她这样羞耻退场,难道还不够狼狈吗?

    都是你!都是你!

    她看向熙春的眼神更加愤恨起来,熙春和安碧云却都是一副没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甚至还悠闲地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表妹不想道歉我也不勉强你,不过若是她老人家知道了你今日的所作所为,不知道会有感想哦?”凌锋冷笑一声,难道就只有她会威胁自己吗?

    果然,女人的神色闪烁了几下,最终还是妥协了。

    她拖着步子上前了两步,先是朝着林风鞠了一躬道“对不起这位小公子,刚才在布店门口,我不是故意撞你的,还请你原谅。”

    林风在她面前冷哼一声,刚才不是还很拽的诬陷别人吗?现在又想道歉了?他才不原谅她呢?

    林风只是把他头一扭脸一板,一副没有听见她说话的样子。

    女人何时如此低声下气过,更别说第一步就碰了瓷,心里很不服气,却也只能耐下性子,又往旁边一步朝熙春地头道“姑娘,方才是我莽撞了,请你海涵。”

    熙春和安碧云却都是一副没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甚至还悠闲地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