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歌王2 > 第215章 病房探望
    “我还要感谢南山东篱俱乐部成功组织了这次发发节挑战赛,感谢南山的工作人员为挑战赛付出的辛勤劳动,没有你们,就没有这次比赛的胜利举办。我还要特别感谢颜香玉小姐手下留情,希望颜小姐身体无恙,期待和你的下次对决!”

    “最后,我要感谢现场的每一位观众,感谢长庵县的父老乡亲们,是你们把我送上的冠军领奖台,感谢你们的支持!”

    “噢~~~~~~!安可!安可!安可!安可!”

    观众们的情绪被江东流带动起来了,自发的喊起了安可,声势震天。

    江东流当然不会拒绝回馈现场这些可爱的歌迷。

    颁奖嘉宾下台后,江东流摘下花环,带着大汉风云和李瑞秦冰,尽情的为现场观众奉上了一连串的安可演出。

    网络乐迷们可没有耳福了。

    歌手夺冠后的安可表演,向来是现场观众的大福利,网络直播间不会转播。

    在这段毫无压力的安可表演中,江东流把之前秦冰没唱好的《缘分一道桥》又搬出来重新唱了一遍。

    这次秦冰没再唱吐,而是全程闭眼和江东流巅峰对唱。

    江东流感觉怪怪的,好像和一位盲人歌手在对唱。

    秦冰这胖丫头整首歌都没睁开过眼,搞的江东流想和她多做点互动都做不了。

    不过互动虽少,秦冰闭眼唱歌的效果却相当不错,和江东流对飙高音居然不落下风,这让江东流和大汉风云几人对她格外刮目相看。

    和秦冰对唱之后,江东流即刻做出决定,下场哈巴湖挑战赛,他还会带秦冰去参赛,继续让秦冰当他的助唱歌手,好好的磨练一下这胖丫头的实战能力,争取早日给胖丫头磨练出独当一面的能力。

    至于说李瑞,在安可表演阶段,江东流试着让李瑞开声独唱了一下方言版的《遇见》,由他为李瑞保驾护航伴唱。

    效果却很一般。

    李瑞虽然天赋异禀,有e神的嗓子。

    但他基本功太弱了,心态也略紧,撑不起大场面来。

    在夯实基本功之前,江东流不准备对李瑞拔苗助长,以免挫败李瑞的歌唱热情和自信。

    等什么时候李瑞的唱功磨练到驾驭一般作品能游刃有余的程度了,他再试着给李瑞推上前台。

    在这之前,李瑞还是给他做和声伴唱。

    安可曲的终曲。

    江东流带着大汉风云为现场观众表演了《no  fear    y  heart》的完整版。

    在全场观众沸腾到极致的热烈欢呼声中。

    南山东篱的发发节挑战赛算是圆满落幕了。

    江东流带着绝对胜利者的姿态完成了自己的挑战赛首演。

    这时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

    由钱大超带队,在世纪酒店包场,要给江东流开庆功宴。

    江东流当然不会败兴的缺席这种热闹的庆功宴。

    虽然比赛了一天,他已经很累了,但这种欢庆胜利的庆功宴,他还是要和大家一起痛快的燥起来,好把过去这段时间身心中的压力全都释放出来,之后才能轻装上阵,开启新一阶段的挑战赛准备工作。

    在去庆功宴的路上,听说颜香玉已经被送去县医院了。

    他们的车子正好路过县医院,江东流便让司机把车开进县医院,他要去探望一下颜香玉。

    同车的唐芝和江东流提了几句颜香玉适合当僚机的事。

    不用唐芝点明,江东流便明白唐芝是什么意思。

    仔细想想,若真能把颜香玉从南山东篱挖过来,对南山东篱将是最强有力的回击,可以防止南山东篱总打他们俱乐部的主意。

    从南山东篱的包围圈中杀出一条九死一生的血路,让江东流越发的重视同伴和僚机的重要性了。

    今天也就是南山东篱的整体水平比较低,他才顺利突围的。

    未来要是和大俱乐部的歌手混战,对方联起手来对他进行围剿,他们这边又没有得力的帮手能帮忙,那他肯定会陷入恶战,有不小概率会被那些大俱乐部的歌手组团压制。

    就像颜若芷那样,她也算是个天才歌手,但拼了这么久,她还没闯进过巡回赛正赛,就是一直被大俱乐部的歌手组团压制。

    江东流可不想重蹈颜若芷的覆辙,从现在开始,他就得着重考虑一下自己的僚机问题了。

    颜若芷是因为创作能力有限,无法大量优质作品把同俱乐部的歌手给捧起来,像方文磊、颜香玉这样的实力歌手没法跟着颜若芷去南征北战,致使这些歌手的得分排名都比较低。

    江东流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他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异世曲库,可以带着旗下歌手跟他一路狂奔,轻易不会掉队。

    颜香玉就是一个很好的僚机目标,给她砸些好歌,她很容易就脱颖而出。

    江东流去医院探望颜香玉,就是想借机和颜香玉拉一拉关系。

    唐芝陪着江东流一起来到医院急诊室探望颜香玉。

    颜香玉这边才刚取出气嗓里的飞蛾,郁闷的哭了一鼻子。

    听说江东流来看她了。

    颜香玉想都不想,立刻让助手帮她补妆。

    然后强撑起精神,在急诊室的病床隔间笑迎江东流的来访。

    江东流和唐芝带着组委会送的冠军果篮,借花献佛的放到了颜香玉的床头。

    “江老师,你还挺挂记我的嘛,从体育场一出来就来看我,是不是冠军拿的心虚了?你是不是特感谢我把冠军拱手相让啊?”

    颜香玉还在气自己没拿到冠军,开门见山的和江东流开起了玩笑。

    唐芝听得暗暗不爽,脸上笑容渐失。

    江东流却不以为意,微笑着回击“要说感谢,我该感谢那只飞蛾才对,是它让这场比赛的结果变得公平公正了。你们南山东篱一群歌手串在一起打我,才勉强和我打了个平手,你不会觉得你比我更应该拿这个冠军吧?”

    颜香玉无奈回击“江老师,你可真够大言不惭的。”

    “还行吧,我这人说话向来实事求是。你要不服气的话,可以和我单挑,我随时奉陪。”

    颜香玉脸色一沉“你是来看我的?还是来气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