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田园农媳 > 第64章 原来她都知晓
    “母亲,你从前待我如何,我可以不计较,但您若是还想把主意打到我肚里的孩儿,那望母亲三思而后行。”

    余夫人拿着茶盏的手突一顿,她转眼看向一旁的余嫣然。看着那淡如水的双眸,闪过一抹坚润。

    但余夫人是何人,她虽有片刻的心慌,但也立即镇定下来。

    “娘娘,此话怎讲?”余夫人不承认道。

    余嫣然见此,倒也不甚在意,在这世上,此刻除了她肚里未出世的这个孩儿,再也无让她心中起任何波澜的人和事了。即便是这两年来,景帝用过任何手段,也未把她的心给捂热。

    “母亲,话已自此,我该说的也说了,该做的了也做了。还有我能怀上此胎,便是皇上另请名医帮我医治才能方能所愿。”余嫣然本不想在多说,但总归想着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余家……。

    余夫人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她没有想到这丫头原来便知晓自己对她所做所谓。而且景帝也知晓,余夫人不感想象,如果她家老爷知晓了此事的话……。

    余夫人直到出了如嫣宫时,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夫人,你这是怎么了?”余夫人身边的贴身嬷嬷见她至宫中出来,便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不免有些担心道。

    “嬷嬷,我冷,”余夫人没有回答的她的话,而是身子有些瑟瑟发抖。

    “冷?”孙嬷嬷见此时正时响午,那日头高挂。虽她也知晓她家夫人有惧寒的毛病。但也不至于这大中午的,外头阳光暖照。也不至于……。

    孙嬷嬷虽有疑,但还是扶手过去。但触及余夫人的手,确实有些凉意。

    “夫人,您的手为何如此凉。”

    “那贱丫头都知晓,原来她一直都知晓得,”余夫人咬牙切齿道。

    “夫人,您是说,我们从前对她做的那些事,原来她都知晓?”孙嬷嬷也是着时吃了一惊。

    “那她为何不向老爷说明,”孙嬷嬷不解的问道。

    莫要说孙嬷嬷有些不解,既即便是这般玲珑的余夫人此时也不知余嫣然是做何想的。

    听她的话,她是一早便知晓了,且还在自己眼皮底下,一碗一碗的汤药喝下。且未曾她面前流露出什么。

    还有既然景帝意知晓,那为何景帝却没追究齐责?自己这一趟若不进宫,那她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对自己说上一番话?余夫人只觉得有千万个迷团在自己心中绕。

    如嫣宫,“主子,您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夫人了?”在余夫人走后,玉莲这才上前问道。

    玉莲虽为余府家奴,但至小便是跟在余嫣然身旁伺候。且余嫣然向来待人亲候。主仆二人感情,倒也不同一般。不然玉莲也不敢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来。

    余嫣然至有孕在身后,便每日觉的身子泛,时常犯困。先前余夫人来,她也只是强装精神应付。这会再听玉莲这般,哪还有精神去回答于她。只好说了句“此时,你知我知便可,莫在生事了。”说完,便让玉莲扶着她去歇息了。

    原来刚才余嫣然对余夫人所说的话,一半有真,一半也有假。

    她知晓余夫人一直让她喝极寒的汤药,已至于后来她的身体有所损伤,不易有孕。但她从未透露半字。

    从前她的心已死,也想过孤独终老,会不会怀孕,对她来说也无谓了。但此时她进宫了。且景帝也十分在意她的身子,景帝也知晓她的身子是由长期喝服极凉药物所致,才伤了根本。若不是那时自己极力说是自己误食,且不因旁人。景帝这才歇了策查的心思。

    玉莲伺候余嫣然就寝后,便有些气闷的出了屋子。

    “主子也真是的,明知夫人对她怀有敌意,且还这般护着那毒妇。”玉莲心真闷闷道,对于余夫人,玉莲都连毒妇这个词都用上了,可见玉莲的心是有多为余嫣然报不平道。

    “玉莲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谁这又是惹咱们玉莲姐姐生气了。”一名小宫女上前问道。

    玉莲刚从余嫣然的寝宫出来,肚里憋着闷气,见是往日总上前巴着自己的小宫女如儿,倒也给了几分好脸色。

    “我只是在替咱们主子道不平爸了?”玉莲没多想,便话从口出。

    那宫女眸光闪过一处精光,但一旁的玉莲一直在想着余嫣然的事,到也没多在意。

    “玉莲姐姐,可是有关于娘娘母亲今日来访?”那宫女试探性的问道。

    “什么母亲,本不就是娘娘的亲生母亲……,”玉莲突觉自己说错话,便也立即止了嘴。

    “你这会不在后厨候着,跑这来做什么?”玉莲不满的看向那宫女。

    “待会娘娘醒来,便要进食。”

    “娘娘的燕窝早就炖好了,在文着呢!娘娘一会醒来,便可端来试用。”

    “我刚也只是见德玉莲姐姐心情不佳,便好意上前问道,玉莲姐姐莫怪。”

    玉莲见她这般,也不好在多责怪于她,只是冷冷说道“刚才听道的,要放进肚里,永不吐出。”

    “是玉莲姐姐,我知晓的。”

    “你说的可是真的?”苏贵妃宫里,一名身穿宫女服的小宫女,正一字一句的说着她从余嫣然贴身宫女那打听的事。此时便是刚才与玉莲说话的如儿。

    “这事,你做的很好,嬷嬷赏她几颗金豆子。”

    那宫女听得有赏,便立马谢恩道“谢谢贵妃娘娘,小的日后会在娘娘听得如嫣宫里的事的。”

    “你也莫要轻心,不要被她人发现,免得牵连本宫。”苏贵妃的凤眸突然犀利的看向如儿。

    “奴婢知晓的,请贵妃娘娘放心。”

    “嗯!下去吧!”

    “娘娘,您说,如嫣宫那位即不是余夫人所生,那这今日余夫人来宫中,且二人都屏退一干人等,且那余夫人至如嫣宫出来,便神色不对,且如儿那丫头也说了,玉莲好似对那余夫人也颇有意见道。你说这里面有有文章?”苏贵妃最为得力的苏嬷嬷在如儿退下去后。上前进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