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竹马谋妻:弃女嫡妃宠入怀 > 第560章 再生个女儿(番外完)
    康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尽管他年纪还小,也并不知道这位夫人跟自己母亲之前的真正关系,但是也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乖乖地被裴风胥抱着,不再吭声。

    而欢颜在略顿了脚下的步子之后,却不再理会她,只是伸手接过被裴风胥抱在怀中的康儿,同时语气淡淡地对裴风胥道“看来是来找你的。今天时候不早了,明天再叙,我先带康儿回去休息了。”

    康儿体念自己娘亲身子刚养好不久,忙道“我自己下来走就行。”

    欢颜闻言冲他笑了笑,见裴风胥放了康儿下来,一边牵住了康儿的手,一边转头对谢安澜和蒋青青道“我们先走吧。”

    说着,还真就举步往后院走去。

    那颖夫人忙走上前来,“我是来看看你和……康儿的。”

    欢颜冷冷一笑,“颖夫人不必唤得这么亲近。现在来看?怎么?是打算这个时候把满月礼给补上吗?”

    自己从怀上身孕,到生下康儿,一直到康儿长到这么大,她从来都没有露过面,甚至连份儿礼都没有送来过。

    小的时候,欢颜的心里确实是放不下,只是渐渐的她也明白了,自己跟那个女人也就只有几年的母女情分罢了,自己也不必过多执着,以后只当做是陌生人而已。

    颖夫人被欢颜这一番话说得面露窘迫,只好低声为自己辩解,“欢颜,你不知道我在侯府里的处境。”

    欢颜闻言又是勾了勾嘴角,但是神情却比方才平和了一些,少了几分冷意,多了几分漠然,“也许吧,我也不想知道。”

    说到底还不是怕惹得武安侯不高兴,在她的心里,无论是自己女儿,还是康儿这个外孙都没有她在武安侯面前的地位重要。

    也或许,她是真的很在乎武安侯,所以才不想让他有一点不开心。但说来说去,自己和康儿在她心里到底是没什么重要的。

    既然如此,那大家各过各的,不是正得其所?何苦还要找过来?

    至于康儿,等他长大一些了,自己自会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到时候他愿意认这个外祖母也好,不愿意认也好,那都是他的事情。但是现在他还小,并不能理解大人之间这种复杂的关系。

    “欢颜……”颖夫人语带哀求之意。

    欢颜转过头看她,“既然已经决定了自己的路,就别再回头了,好好往前走吧。”

    说罢,便是头也不回地牵着康儿往后院去了。

    蒋青青瞧了瞧那颖夫人,也是连忙跟了上去,一时间,便只有裴风胥和那颖夫人两个还留在这里了。

    裴风胥目送了欢颜他们离开,这才将目光转向到颖夫人的身上,“颖夫人你还要留在这里吗?我这就要回府了。”

    颖夫人微微垂眸,“公子先走吧,我再坐一会儿。”

    裴风胥心中暗暗摇了摇头,口中淡声道“就算你在这里坐一晚也没用。欢颜的心里……早就已经放弃你了。”

    还在衡华苑念书时的欢颜,心里对这个亲生母亲也许是爱恨交织,还有些割舍不下。但是如今的欢颜,对这个母亲怕是一点念想都没有了。

    颖夫人听罢之后,不由得白了脸色。而裴风胥却不再多说什么,只转身离去。

    颖夫人又等了良久,仍是不见欢颜出来,这才知晓裴风胥说的话是对的。她只好一脸失魂落魄地离开这宅子。

    欢颜,我知道你怨我,可是我也是身不由己。自打你认识风胥之后,侯爷就担心当年的时候暴露,有损侯府的声誉,所以越发不想让我去见你。我也是……无可奈何啊。

    颖夫人自打跟了武安侯之后,就一直期盼着能被扶正,真正做了这侯府的女主人。可是这些年来,尽管她是那些夫人里最得宠的,但是武安侯却并不提此事。侯府之中正室夫人的位置空悬多年。而自从欢颜和裴风胥认识之后,武安侯更是不愿意让颖夫人跟欢颜有过多来往。以前的时候,颖夫人还会偶尔派人送个首饰什么的给欢颜,可是后来担心会惹得武安侯不高兴,连东西也不敢送了。

    就连今日过来这里,也是斟酌了许久之后,悄悄来的。

    然而,最终还是……不欢而散。

    这日之后,一直到裴风胥成亲的当日,欢颜都没有再见过颖夫人了,她心里反而觉得轻松。

    到了裴风胥成亲当天,欢颜他们携了贺礼前往,欢颜他们到的算是早的了,但是等到进去之后才发现,已经到了不少前来恭贺的人了。

    武安侯就这么一个儿子,再加上这个儿子文武双全,聪明有才学,相貌堂堂,品性也是上佳。之前他一直不愿娶亲,为了这个,武安侯也没少忧心。虽说他至今也不是很满意自己的儿子娶一个江湖女子做正妻,但自己儿子的秉性,他也是了解的。左右他肯定会按着自己的性子来,非要娶那女子不可。自己也只好妥协,到底是自己唯一的儿子,这婚礼自是得办得隆重。

    因为一早就知道自己儿子肯定会邀欢颜和谢安澜前来的,所以见到欢颜的时候,武安侯也上前打了招呼,不过态度很有些冷淡。欢颜也并不在意,左右她跟这个武安侯又没有什么关系,她前来武安侯府观礼,完全是因着风胥的缘故,至于这个侯爷究竟欢不欢迎自己,她根本就不在乎。

    “欢颜……”

    欢颜和蒋青青正站在一起说话,陡然听得有人在唤欢颜的名字,转头看去,正是韩先生在看着她们。而韩先生身旁站着的则是同他一起回京的齐云舒。

    因为之前已经来了不少客人了,韩先生的这一声唤,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虽然他们身处北於,但这大顺大名鼎鼎的奕世子和奕世子妃,他们也都有所耳闻的。

    尤其这个奕世子妃,听说之前一直昏睡着,昏睡了整整一年多,才刚醒来没几个月,也真是稀奇了,听说找遍了许多名医,就是诊不出那奕世子妃究竟得了什么病,最后竟然自己醒来了,实乃天下罕见。

    而更让女子们羡慕的是,尽管奕世子妃昏睡了近两年,那奕世子都没有再纳妾。听说为了贴身照顾昏睡中的奕世子妃,奕世子这一年多以来也再没有接触朝堂之事,要知道,在奕世子妃昏睡之前,他可是大顺皇帝身边最得力之人。能做到这种程度的男人,天下间定是没有几个的。

    这样的女子,她们自是忍不住要去打量她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而欢颜早已习惯了这种打量,并不放在心上,只和蒋青青一起走向了韩先生和齐云舒。

    “康儿呢?”还不带欢颜走近,韩先生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安澜带他去陪风胥了。你们进来的时候没看到吗?”

    裴风胥虽然是侯爷之子,想要巴结他的人不少,但是他在京城里能聊得来的朋友却没有几个,所以安澜才带着康儿去陪着他。

    “没看到,许是他们有什么事去别处了。欢颜,说真的,你有没有想过要让康儿来衡华苑念书?你好好考虑一下,在衡华苑念书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齐云舒含笑拆穿韩先生,“其实你就是看不得有聪明的孩子,想亲自教他,何必说得这样大公无私。”

    “你这臭小子……有这么跟先生说话的吗?我好歹也教了你那么多年,尊师重道懂不懂?”

    “那先生你也得有个先生的样子啊,这么多年了都还一副跟我称兄道弟的模样,真是没一点长进。”

    齐云舒笑着跟韩先生开玩笑,那笑容灿烂明亮,一如当年欢颜在衡华苑时刚见到他的时候。齐云舒到底还是齐云舒……

    杜明山庄到底也是江湖中不小的门派,这次杜明山庄嫁女儿,江湖中也来了不少恭贺之人,把整个武安侯府挤得满满当当,一边是朝中的达官显贵,一边是江湖各门派掌门头领,显得那般格格不入,却也有一种别样的……味道。

    婚礼在喜庆而又有尴尬的气氛中落了幕,武安侯看着众位宾客相继离去,不由得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他就担心两边的宾客因各自习惯的不同而起什么冲突,不过还好,虽然彼此都互相看不上,但到底还是给主人家面子,和和气气地吃了喜宴,各自离开了。

    欢颜、谢安澜和齐云舒他们跟裴风胥的关系最是亲近,自然是等到所有宾客都离开之后,他们最后走。

    颖夫人依依不舍地看着一直跟在欢颜身边的康儿,这是自己的外孙,自他出生之后,一直到如今,自己猜终于见到他。这次之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也或许再也见不到了……

    自己这一辈子究竟是值还是不值呢?

    裴风胥的婚礼之后,齐云舒又和韩先生一起回去衡华苑了,据他所说,还要再在衡华苑呆上一阵。

    而欢颜他们又在这北於的京城呆了一阵儿,这才终于启程回大顺。

    离开的这天,裴风胥携了他的新婚妻子杜芊茹送了欢颜他们出城。

    “我想我们下次再来的时候,估计就是你们孩子满月酒的时候了。”

    听得欢颜这样说,杜芊茹不由羞红了脸。

    裴风胥则是朗然地笑了笑,“行,那我等着你给我的儿子或是女儿封个大礼。”

    欢颜亦是勾起了嘴角,旋即又十分认真地看着裴风胥道“能遇见你,我很高兴。”

    风胥他其实并不能真的算是自己的哥哥,但对于自己,他完全担起了一个哥哥的责任,能遇见他,确实算是自己的幸运。

    “好了,你再这样说,你夫君要吃醋了。时辰不早了,你们启程吧,别误了行程,晚上找不到客栈住就麻烦了。”

    告别之后,欢颜和蒋青青带着康儿一起坐上马车,谢安澜挥别了裴风胥和杜芊茹,便是启程回大顺。

    “都说世子妃是个幸运的女子,可我倒觉得并不是如此。”

    听得自己的新婚妻子突然说这话,裴风胥含笑道“那你是怎么觉得的?”

    “若是世子妃并不是足够出色,也不可能拥有现在的一切。她们只看得到世子妃眼下的荣华,却并未去细想,她是怎么才能一步步走到今天的。”若是她不够出色,首先就不可能赢得奕世子的青睐。

    裴风胥点了点头,“欢颜虽然本身就聪明,可当年在衡华苑时,她也是再刻苦不过的,她就是这样的人。”

    而此时回程路上的蒋青青则很是感慨地道“以后是不能再离开这么久了,一开始的时候还觉得不理会家里的那些琐事,一身轻松,结果现在却迫不及待地想回家了。”

    欢颜也是这种感觉,虽然此时自己的儿子丈夫都在身边,可她还是想尽快回到她熟悉的京城去。

    而就在他们刚踏入大顺的地界没多久,就听到皇后已经产子的消息。皇宫已有准确的消息传来,皇后诞下的是个皇子,所有人终于都可松一口气了。

    欢颜很是高兴,捧着康儿的脸道“最近真是喜事连连,再过几个月,你静宜姨母也要生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

    “那娘亲呢?能再给我生个小弟弟和小妹妹吗?”

    欢颜一愣,点了一下自己儿子的鼻子,“你这小家伙。”

    蒋青青在一旁打趣,“欢颜,你倒是回答康儿啊。”随即轻咳了一声,又是对康儿道“不过这件事你娘亲自己一个人也做不了主,还得问问你爹。”

    “那我去问。”康儿立刻将脑袋从车窗探出,问前面策马而行的谢安澜,“爹爹,你和娘亲能再给我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吗?”

    此时这官道上不止他们这一行人,其他行人听了这话,都是不由会心一笑,谢安澜倒也不觉得难为情,朗笑出声,“我是乐意,但得看你娘亲的意思。”

    众人听了,更是忍俊不禁,看来这夫妻两个感情很好。

    马车里欢颜微红了脸,这个谢安澜!不过,也许再生个女儿……也不错。

    ------题外话------

    明天传新文,但因为新文要经过责编的审核才能发出来,所以时间不能确定。不过到了晚上应该就肯定可以发出来了,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