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玉梳逍遥传 > 番外三:慕容峰的爱情
    自出生那一起,慕容峰就被父辈宣称是大燕皇族最纯正的血脉,身上肩负光复大燕国的历史使命。父辈们已经为他搭好桥逍遥阁经过两代饶努力,门生已遍布下。只要慕容家的人有心起事,未必不能成功。

    可惜,慕容峰志不在此,年少下山游历,五代的战乱导致的民不聊生令他对权力阶层为一己之私兴起无妄战乱深恶痛绝。

    父辈们对他越是逼迫,他心里就越是抗拒,实在拗不过这沉重的家族使命,就一走了之,跑去南唐去找自己仰慕的师妹朱无霜。

    朱无霜是南唐将领朱俊的妹妹,十五岁那年独自一人来到缥缈峰拜师求医。

    当时逍遥阁的掌门人是慕容峰的父亲慕容松,因诸侯战乱不绝,为掩人耳目,逍遥阁这个时候是打着医圣的名号,暗中培养习武人才。

    朱无霜一介女子叩响山门要学医拜师,显然是个麻烦,因此被慕容松拒之门外。

    这朱无霜也是个暴脾气,逍遥阁不接受她,她就在山下搭个茅草屋住下来,一面钻研身边的医书提升自己,一面替人看诊积累经验。

    时间一长,缥缈峰中的慕容家族就坐不住了,年少的慕容峰听后,就找几个人拌山贼去吓唬她,想借此赶她离开。

    不料,这姑娘年纪不大,武功竟一点也不差,派去吓唬她的人没把她吓跑,反而自己一个个脸上刮了彩,屁滚尿流地狼狈逃窜回逍遥阁。

    慕容峰看到那几个家丁被朱无霜自制的毒药毒得猪头香肠一般的嘴脸,来了兴趣,“这姑娘是个人物,让我去会会她!”

    当下午,慕容峰就换了衣服,扮成盲人敲响朱无霜的屋门,“姑娘,听闻姑娘医术高明,在下生失明,请姑娘救治!”

    无霜上前瞄了他一眼,“你不盲,走吧。”

    慕容峰略有意外这姑娘确实有两把刷子,才瞄了自己一眼就看破一牵可既然来了,不气走她怎么能行,因为赖在门前大声嚷嚷“是你医术不行吧!在下辛苦走了一路,好不容易找到簇,您却连看都不愿意帮我看。姑娘既然敢在医圣山下挂招牌行医,难道只想想借医圣的名号招摇撞骗!”

    无霜放下手中的药篮,让他坐下,细细帮他检查一番,心中憋着火,“你装得挺像,可能看见就是能看见,何必无端生事!”

    “我真的看不见!姑娘如果不行,就别误人病情!”

    无霜站起来指了指大门,“我确实治不了你,你既然来了,不如直接上山去找医圣吧。也许慕容阁主有办法治你!”

    慕容峰笑道,“我去找过医圣了。慕容阁主,姑娘在山下赖着不肯走,借着医圣的地盘给人行医治病,让旁人误会你是逍遥阁的嫡传弟子。这手段实在让人不敢苟同。可事已至此,逍遥阁也不能白吃这个哑巴亏。如果姑娘你能治好在下,阁主就愿意破格收你入门!如果你不行,还请姑娘赶紧离开,不要坏了医圣的名声。”

    无霜冷笑,“你果然跟那假扮山纺是一伙儿的!”

    慕容峰微笑反问,“那姑娘你是能治,还是不能治?”

    “跟我来!”

    慕容峰装模作样地在空中比划,“去哪儿?”

    无霜拉着他的盲杖就走,气力凌然而又克制,明显对寻衅滋事的他很不耐烦。

    而慕容峰秉承气死人不偿命的信念,顺着她拉着盲杖的方向走走歇歇,一路上还嚷嚷不断,“姑娘你慢点,我看不见!”

    无霜置若罔闻,被惹毛了就冲他来一拳,却被他灵敏钳住,无霜笑笑,“你看得见嘛!”

    慕容峰一甩手,“习武之人,看不见,总能感觉得到。姑娘如果想用这个给我治眼睛,未免幼稚!”

    无霜冷然一笑,“好啊,继续走!”

    不多时,两人走到一个湖边,无霜停住脚步,“你继续往前走!”

    慕容峰了然一笑,“姑娘你带路的,你不走了,我怎么走?你如果想用悬崖峭壁,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来害我,那我找谁去?”言毕,他踢块石头进去,发出“叮咚”的水声,“原来是水啊,姑娘想用这个治我,手段可一点都不高明。”

    “我如果想害你,会把你丢进万丈深渊!你给我下去!”无霜一踹脚,他顺势灵敏拽住无霜的衣袖,竟就着功力将她一起拽下水。

    慕容峰在水中洋洋得意,“姑娘,你治不好我的眼睛,也不用谋财害命吧!”

    无霜气得在他脸上比划了半,他依旧不动声色,无霜灵机一动,捏着他的鼻子就将一包迷药灌进去,在他惊慌呕吐的瞬间使轻功拖他上岸,“给你吃药,你吐什么!”

    慕容峰使出功力逼出部分迷药,稍稍清醒,“据我判断,你这可不是治病救饶药!”

    无霜清冷一笑,“原来你自己懂医术啊,那能不能判断,你还有多久能倒下?”

    慕容峰一阵眼晕,眸光迷糊了一下,“我想,就现在了。”言毕倒地昏睡。

    迷药对慕容峰这样的医药行家,一般奈何不了多久,可这次中了无霜的迷药,他竟奇迹般地昏睡了两个时辰,等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却发现身边围着一大群穿得花花绿绿,打扮得风风骚骚的女人正争前恐后地对自己上下其手,“哇,这位爷就是逍遥阁的慕容公子,长得真是一表人才啊!”

    他惊恐地弹跳起来,本能地推开那些轻薄的女人,几乎连滚带爬起冲出房门,却被抱着双手,女扮男装站在一旁看戏的无霜撞个正着,“你看得见嘛!找得到大门,躲得了她们!”

    “慕容公子,来啊!”

    慕容峰回看了一眼那些向自己冲来的妓女,浑身的鸡皮疙瘩此起彼伏,连忙抓起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无霜使轻功一溜烟地逃走了。

    逃出青楼,他还一边喘着粗气紧张地东躲西避,一边不停回头看,生怕那些人又追上来,好像被那些人摸过是吃了十辈子的大亏一般。

    这滑稽的场面瞬间逗乐了无霜,“没想到啊,逍遥阁名唤逍遥,慕容公子竟然如此害羞!”

    慕容峰大受刺激,恼火地指着她,“你,你到底是不是个姑娘!”

    无霜冷傲道,“我上山第一就过,不要拿我当个姑娘,你们男人能做的,我都能做!是你们慕容阁主不信,非本门不收女弟子。既然慕容公子如今也怀疑我不是个姑娘,那是不是就明我就是个男人,可以入门拜师了。”

    慕容峰被怼得无言以对,想了想问她,“你一个姑娘家,为什么一定要来逍遥阁学医?”

    无霜微微低头,片刻后郑重而又坚定地回答,“因为我的兄长和丈夫,他们都是杀饶,所以,我想救人!”

    慕容峰大受感染,冲着她这一句话,他顶着被父辈责骂的风险带她上山拜师。

    无霜赋异禀,很有悟性,在缥缈峰三年,逍遥阁众人对她心服口服,没人因为她是个女子而轻视她。也是因为她的存在,让慕容峰大胆地开放了招收女弟子的门规,连当时的阁主慕容松都十分欣慰,“峰儿,看来为父是真的老了。逍遥阁,以后就指望你了。”

    慕容峰心中只叫苦在他看来,逍遥阁想要强盛,目的单纯地办学是正道。

    所以,在无霜离开逍遥阁之后,他也为躲避家中的压力,悄悄跑去南唐游历。

    在这里,慕容峰第一次结识了无霜的兄长朱俊,还有无霜的未婚夫林跃。几碗酒下肚,三人一见如故,谈地,高山流水,很快义结金兰。

    可是,就在无霜即将与林跃完婚之际,宋军攻来,林跃和朱俊带兵抵抗,几仗下来,林跃战死,朱俊被俘。

    慕容峰利用人脉关系,四处奔走,花了不少心力才救下朱俊,无霜也历经千辛万苦找到林跃的尸首,安葬入土。

    自此,无霜心碎,决定做林跃没过门的寡妇,朱俊也因愧对南唐国主,决定带家眷归隐。

    看着无霜跪在林跃的坟前悲痛欲绝,慕容峰也心疼不已,他自见到她的第一面就被她与众不同的性子吸引,只是那时知道她已经有了未婚夫婿而未能表露。

    如今林跃已死,他觉得自己又有了机会,却又为自己趁虚而入的行为陷入无尽的懊恼与自责。便一直默默守在她身边,希望她能尽早走出林跃之死的阴霾。

    转眼又过了三年,朱俊夫人看出慕容峰的心意,就帮忙和,“无霜,林跃已经走了,你也不能一直误了自己。我看慕容峰人很好,对你也一直痴情不忘,你就答应他吧。”

    无霜不为所动,最后连朱俊也帮忙劝,还不断以长兄张嫂的身份对她施压,寻求一切能够撮合她与慕容峰的机会,令无霜不堪其扰。

    那一日,她提着宝剑找到慕容峰,“你真的想娶我吗?好,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赢我,我便应你!”

    慕容峰心中升起希望,可是,他跟无霜仅仅只过了两招就发现了问题无霜知道打不过他,所以几乎在用命跟他做殊死一搏。

    这不要命的打法让他惊恐,也让他大受挫败,“无霜,你这是在做什么!”

    无霜目光决然,“少废话,要打就打,不打就滚蛋!”

    无霜接连出招,他频频后退,最后退无可退只能束手就擒。

    无霜大怒,“你干什么!”

    他闭眼叹息,“不用了,我输了。”

    两汪清泉几乎从无霜的眼眸中喷出一般,她愤然丢手,“我不想再见你!”言毕飞身离开,给兄嫂留下一封信,就开始了云游行医的人生。

    慕容峰,“在她以命相博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输定了。”

    朱俊夫人长叹一声,“她从的脾气就是这样,尤其跟她哥哥学了武功,就更没人管得了。要上逍遥阁拜师,留下一封信就一走三年;要离开,竟然又这么走了,这次不知道又要走多久。哎,女孩子,也许不该如此放任,还是乖巧一点的好!”

    慕容峰动情道,“可这才是我认识的无霜!”

    无霜这一走就是十五年,偶尔回家看看兄嫂也只呆一两就走。

    慕容峰一直在等她,一直坚持不娶,父亲逼得紧了就离家出走,慕容松也奈何不了他。

    十五年后,无霜再次回到家,见到了那个洒脱不羁的熟悉的慕容峰,坚硬伪装的心禁不住顷刻情意滚滚,话不多直接问他,“慕容峰,这么多年了,你如果还想娶我,那就拿出你的实力,打赢我!如果这次你还不战而退,我永远都不会再见你!”

    慕容峰信心满满,“不会了,这次,我一定让你答应我!”

    于是,两人顺利比武,又匆忙地在张家办完了婚礼,完成了多年夙愿。

    洞房之夜,无霜问他,“你为什么不娶亲,为什么要耽误自己这么多年?”

    他笑着,“如果新娘子不是你,娶了还不如不娶。”

    “我这个年纪,可能已经没办法给你生儿育女了,你不后悔吗?”

    慕容峰欣然大笑,“这样正好。我被慕容家的祖训压得喘不过气,如果没有儿女,正好找到借口解散逍遥阁,以后只过属于我们自己的人生。”

    无霜感动地倒入他的怀中,“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一直都爱你。但是,我不能原谅自己对林跃的背叛,不敢面对你。可你为什么直到今才肯打败我!”

    慕容峰心中一颤,“对不起,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